【总想性生活】地震幸存者谈重组家庭:不完美但很温暖


发布时间:2021-01-28 09:30:37 阅读量:43615 作者:尚卿

另外,倪爽性格好,也不大手大脚,是个能居家过日子的人总想性生活。

新娘

倪爽,26岁,驾校工作人员

5·12大地震中失去未婚夫

姜勇,26岁,北川县委组织部工作

5·12大地震中失去妻子,有一女

新郎

倪爽时不时地扶一下帽子,生怕歪掉。

半个多月前的婚礼上,她穿上了羌族姑娘一辈子最珍惜的新娘装,大红底色点缀着鲜艳华贵的羌绣,唯一别扭的是帽子太高了。婚礼上她一直抱着个羌族的小女孩,长得跟她特别像,当外人听说这是新郎姜勇的女儿时,几乎都会愣一下,情不自禁地感叹:“你们三个长得太像了!”每听到这句话,两人都会对视一笑,无语,心里由苦涩渗出甜,甜中夹杂着一丝苦涩……

抱着他的女儿嫁给他

抱着别人的女儿结婚,放在一年前,这是倪爽想都没想过的。

去年5·12那天,她正在挑选结婚家具,婚期就定在去年6月份。她的未婚夫在北川县教育局上班,那里是全县死伤最惨重的政府机关之一,直到现在,他的遗体也没能挖出来。

而姜勇2007年就当上了爸爸。从女儿出生起,他认为自己也将和所有人一样,安居乐业经营好三口之家。“地震来得太快了!”就在瞬间,妻子从他摩托车后座被“震飞”。一年后想起来姜勇还是觉得有些恍惚:那么年轻的妻子就这样去了,而自己又结了一次婚。

去年9月份,一个朋友把倪爽介绍给了他。也算是有缘分,都是北川人,都是26岁。相处了五六个月,两人决定一起过。

震后不比以前,人们既脆弱又敏感,“这个时候就是想着能找个伴儿,日子能过得快一点、正常一点总想性生活。”倪爽对结婚的看法与姜勇一致。

孩子还没改口叫妈

能够走到一起,合得来当然是主要原因,但姜勇心里还有个重要前提:对方要对自己的女儿好。“娃还这么小就没了妈,不管怎么说,我肯定要给她找个好人。”

女儿叫姜雨含,名字是姜勇起的,为此他还翻了不少的书。

地震后,北川县城彻底被毁,党委政府及各机关临时迁往安昌镇,在县委组织部工作的姜勇也住进了集体宿舍。永远失去妈妈的雨含留在了擂鼓镇由奶奶照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说话时姜勇垂着眼睛没有抬头。

两岁多的雨含已经模模糊糊记事了,每次姜勇去看她,她就会围着爸爸转,“妈妈呢?妈妈呢?”女儿每问一句,就像一把锥子扎进姜勇的心里,“我实在没办法回答。”

一定要给孩子母爱!姜勇说,自己之所以再婚,这个因素占了很大比例。之所以选择倪爽,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对雨含好。

听到姜勇对自己的这一番“肯定”,倪爽的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地震没了妈,小娃最可怜!”作为劫后余生中的一员,倪爽说自己对这一点完全能接受。

没当过妈妈的倪爽的第一关,就是要让雨含接受自己。“一开始她很认生,还是经常要自己的妈,慢慢就好了。就是要多跟她接触,多跟她耍。”

雨含现在已经能够让倪爽抱着自己,也能跟她一块玩了,但还没习惯改口把倪爽叫“妈妈”,尽管姜勇说,“我们是这样教她的。”对女儿与倪爽目前的关系,他评价是“不算很接受。”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也还算接受。”

她是个居家过日子的人

在别人看来,姜勇就是为了孩子才跟倪爽结的婚,但他自己不这么看,“这只是一方面,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感情也很重要。”

这一点很现实。“我自己的负担是比较重的,要考虑今后三个家庭的生活。”姜勇说,除了自己的小家和老母亲外,倪爽是独生女,地震后父母到现在都还分在两个地方“过渡”;前妻也是独生女,岳父也在这次地震中遇难了,失去丈夫与女儿的岳母目前还住在永兴板房里,“这些我都不能不管!”

正是这些重压,让他不可能再贪念以前的安逸生活。和倪爽结婚后,他在安昌镇北门的板房区向朋友借了一间板房,告别了集体宿舍。

虽然是“新房”,房内的一切却实在让人无法与新房靠上边:一个架子床、一个布衣柜、一张小桌子,就连床板还是跟别人借的。

可倪爽没向他抱怨一句,这也是姜勇特别感激她的地方。

希望攒钱在北川新县城买房子

对于彼此的过去尤其是地震,两人都尽量避免多谈。“刚开始的时候,他跟我讲过一些雨含妈妈以前的事情,说完了也就过去了,以后我们一起过好就行了。”倪爽说着说着眼角闪出了一丝泪光。

然而,终究是想忘不能忘,情感轨迹根本无法跟上突变的生活轨迹。当两人分别面对记者时,对曾经的伴侣流露出令人心痛的浓浓的感怀。

“是雨含妈妈救了我。”姜勇幽幽地说,“那天雨含妈妈要去劳动局交一份表格,我上班正好顺道,就等她用摩托带她一起走。如果不是等她,哪怕再早个几分钟,我都有可能被埋在老城区了!”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

倪爽也说,或许这就是命。“那天我去绵阳选家具了,就在地震前几分钟,我还和他通过电话。”

那天,未婚夫在教育局上班,“我看中了好几种款式,打电话征求他的意见,他都说‘只要你喜欢就行’……”

现在,倪爽让自己努力不去想这些,只想着未来。

跟姜勇结婚后,经常也有朋友问她,什么时候自己也生个孩子。她说,起码要再等上四五年,等雨含大一些再说,“不然两个小娃带得太吃力了。”

姜勇的“安居乐业梦”也开始复燃,“毕竟她是第一次结婚,不光要给她名分,还要给她正常的生活。”

他说的“正常生活”首先就是房子。小两口本想先租个房子,但是地震后安昌镇因为北川人的迁入,房租翻了好几倍,“6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年租金5000多,太贵了!”

姜勇算过账,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000多元,虽然现在还有500多元补贴,但是也不敢拿三分之一的钱在房租上。“现在要紧的是先存钱,今后等新县城建好了,再好好买套房子!”(特派记者 郑春平)

走到吕梁市交城县的时候,三轮车突然不动了总想性生活。四周没有修车铺,一家三口困在路上。崔迎将丈夫从车上抱下来,张永红拿着修车工具,前胸贴着地面,从车前到车后,爬着检查车况。“车胎爆了。”他从车底下出来气喘着说。崔迎哇地哭了。张永红让妻女在车上等着,自己坐着随车携带的轮椅一点点往前挪,终于在三四公里外找到了一家修车铺。就这样风餐露宿,前天下午,一家三口到了北京。

也许我们可以理解女大学生愿嫁“富二代”的个人选择,但能否认同婚恋选择“趋利”的社会“共识”?这背后反映了婚姻观念的进步还是退化?

“我现在右侧的乳房有很多硬块儿,想想就生气。”王女士说,一周前,她又从白山来到长春,找美容院商量赔偿问题,“我希望他们出钱对手术给我造成的伤害进行治疗。”

追上来的男子姓陈,他告诉执法队员,他和女友都是永川人,开车到大足去耍。谁知小杨突然发高烧,小陈就准备送其去医院医治,可小杨执意要开车回永川,并趁小陈不注意的时候坐上车开起就走了,担心出事的小陈急忙招了辆出租车来追赶。一直追了30多公里,才将女友拦住。

明天上班穿什么?这也许是职场女性每天睡前的内心独白:“西装以外,我还能穿些什么?”上周,豆瓣评分达9.2的韩剧《迷雾》刚播完,大女主金南珠在剧中演绎的职场精英女性带来了不少职场穿着新灵感,比如“行走带风气场两米八的套西”,优雅高级且有范儿。但是作为职场普通女性来说,剧中人设的属性可是自带光芒的,日常搭配可不能随便照搬哦!结合今年T台上的流行元素,我们为你总结了职场四大关键词。

地震 倪爽 姜勇

上一篇: 中国水煮鱼之乡:一条鱼的快意江湖

下一篇: 盗用父亲QQ号诈骗儿子5000元 网络视频也能造假


来自松滋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8
没有爱的生活就象一片荒漠,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要“学会爱别人其实就是爱自己”,让爱如同午后阳光温暖每个人的心房。 回复
来自营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8
没有爱的生活就象一片荒漠,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要“学会爱别人其实就是爱自己”,让爱如同午后阳光温暖每个人的心房。 回复

  • 来自抚顺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8
    愿那些错过的人,经历了颠沛流离之后还会再度相逢。 回复

  • 来自儋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8
    流过泪的眼睛才会更明亮,滴过血的心灵才会更坚强。 回复

来自龙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7
起一座虹桥,指点着永恒的逍遥,在嘹亮的歌声里消纳了无穷的苦厄。 回复
来自天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7
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回复

  • 来自白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7
    这一生,总有某段路,只能一个人走;总有许多事,需要一个人扛。别畏惧孤独,它能帮你划清内心的清浊,是你无法躲避的命运历程;别躲避困苦,莫让冷世的尘埃,冰封了你的笑容,迟缓了你的步履。忘不掉昨天,它就是束缚你的阴影;向往着明天,你才能清晰描绘它的模样。 回复

  • 来自三亚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7
    没有人能找到一个完全与理想中一样的另一半,基于你的善良,努力,等待,外在抑或其他,老天会给你一个“看起来像那个人"的人,但接触后你会发现也许除了第一印象,其他都不尽相同。你不能因此放弃换一个,而要携手解决这些问题。老天让我们因彼此优点在一起,就是让我们与彼此的缺点生活下去。 回复

  • 来自大理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6
    一个人的知识,通过学习可以得到;一个人的成长,就必须通过磨练。 回复

  • 来自嘉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6
    最难过的事莫过于你忍了好久不联系对方,不去看他的动态,不想听到他的声音,结果他过得比你自在,完全没有因为你有任何情绪上的波澜,而你却因为他的一条动态瞬间爆炸。 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