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会娱乐】唐朝丁武:命运多舛 乐队几经起伏


发布时间:2021-01-26 03:42:20 阅读量:327 作者:昌震

一直与广州颇有缘分英雄会娱乐

唐朝乐队贝斯手顾忠、吉他手陈磊、主唱丁武与鼓手赵年。

唐朝乐队新专辑《芒刺》。

今年是唐朝成军25周年,乐队发行了第四张专辑《芒刺》,虽然有过豪气干云的辉煌,也有过不小的争议以及分分合合,但乐队毕竟坚持下来了。日前,他们前往香港演出“芒刺”新歌专场音乐会,在广州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谈及当年的创作力备受质疑,主唱及灵魂丁武从头说起,谈到乐队的命运多舛,第二张专辑《演义》临时更换制作人,以及被“单飞”的诱惑。但是丁武自己有一套“三年沉浮,两次机会”的信条,他认为两次机会一个是30岁之前,一个是50岁之后,而机会到来之前必须有三年的沉浮,《梦回唐朝》时他30岁,而到了50岁,他推出了这张《芒刺》。

链接

唐朝来广州跨年

广州今年的“跨年档”众星云集。除了此前确定来广州跨年的汪峰、那英等天王天后,唐朝、逃跑计划、许飞等近20组明星将登陆“王子山跨年音乐节”,在广州市花都区的中国美林湖上演“摇滚跨年”。届时,将在双舞台上逐一拉开,除了殿堂级的唐朝乐队,还有逃跑计划、My Little Airport、木玛&Third Party、宠物同谋、许飞、玩具船长、朱婧、与非门+郭易等乐队和音乐人,将联手倾情演绎万人音乐狂欢跨年派对。

唐朝前往香港表演,在广州短暂停留,但其实乐队近年频频造访广州。去年的12月8日参加“滚石30”演出,演完之后立即前往深圳,参加“怒放”摇滚演唱会。一个晚上连赶两个大场,对这个资深乐队来说倒也没有觉得匆忙,丁武说其实很正常,只要把时间协调好就没有问题,当晚在广州演完乐队还是搭火车赶去深圳,然后很顺利在深圳湾体育场登台。

而在今年上半年,唐朝乐队还低调现身广州海珠区的一个创意区,临时搭棚拍摄了《芒刺》和《斑马线》两支MV,选择和广州本地的新生代导演合作。在12月31日,他们还将扛着摇滚大旗来到广州,参加由星外星唱片主办的“王子山跨年音乐节”。

说起和滚石唱片的渊源,丁武说当年最早是签到滚石旗下厂牌“魔岩”,并于1992年推出了第一张专辑《梦回唐朝》。当年的这张唱片已经是中国摇滚史上的扛鼎之作,所蕴含的巨大音乐能量迅速在整个华人世界掀起摇滚风暴狂潮。而在1994年12月底,唐朝乐队和窦唯、张楚、何勇在香港红勘举行的“中国摇滚乐势力”音乐会,引起的疯狂也已经被载入史册。

时过境迁,期间的过程让人唏嘘,作为唐朝最早的创始人,丁武已经年过五旬,再次于广州登上“滚石30”的舞台,丁武说中间还出过差错,“其实我们可以一直跟着滚石演,滚石最早也找过我们,但被一个别有用心的人挡掉了。当时好像是在一个酒局上,滚石的人问及我们唐朝在干什么,一个根本不是我们经纪人的人说他们忙着呢,档期已经签完。但其实唐朝虽然演出不少,但‘滚石30’这种活动有时间肯定参加,后来机缘巧合再遇上,就一直跟着滚石演,他们的舞美灯光和团队合作值得我们去学习”。

命运多舛乐队几经起伏

25年前,唐朝乐队的初始成员是丁武、张炬和郭怡广,后来吉他手刘义君(老五)和鼓手赵年加入,作为最早的一拨摇滚乐队,唐朝已经是无数人的青春记忆和榜样英雄会娱乐。但是1995年贝斯手张炬车祸去世,随后有“中国第一吉他手”之称的刘义君离队,唐朝乐队一度陷入低谷。

而1998年发行的第二张专辑《演义》,因创作理念与第一张唱片大相径庭,以及歌曲篇幅过长的太过实验性等因素,招来了很多批评和非议。

回想起那段时间,丁武说第一张《梦回唐朝》时有滚石魔岩的制作人帮忙,表现的东西都是那个时期积累的。但后来魔岩撤出大陆,大陆的唱片公司刚刚起步,从录制和制作乐队都很有紧迫感,后来找到香港的实验音乐人李劲松,他帮忙找来香港的录音师,但在进棚第3天,那个录音师在门口贴一条纸说有事“跑路”,乐队只能重新临时再找制作人和录音师草草完成。

现在想起当年,丁武说其实乐队的人员变动和唱片公司的更换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专辑出来虽然褒贬不一,但从那时候起,乐队开始自己学习做制作和录音,也是必须要走的路。

丁武说,最早听的都是很正规化模式化的摇滚,当时因为有魔岩,在创作上有指导,比如每首歌不能超过5分钟,因为太长电台不播,所以虽然有遗憾但也有警醒。

之后开始听Pink Floyd,听Rush和Yes这些艺术摇滚,“当时就没有想做流行音乐,没有想过做商业模式,就只能这条胡同走到黑,然后跟李劲松聊得很好,其实音乐本质的东西我倒不在乎,因为技术在那儿摆着。但那时唱片公司已经被盗版打击得很厉害,已经很少愿意投钱,那时候还没有电脑,只能自己不断摸索”。

虽然有过批评,但丁武说无所谓,因为《演义》篇幅较长,很多人可能暂时接受不了,但前卫摇滚和艺术摇滚就是这样,情绪是要靠噪音音符烘托,现在有些歌迷反倒说喜欢英雄会娱乐。

到第三张《浪漫骑士》,乐队已经开始前期的制作筹备,但也很紧凑,“唱片公司只给一个月时间棚时,10天录鼓,10天录乐器,10天录唱,因为时间是要算钱的,投资就这么多,没有修改和推翻再来的机会”。但丁武说已经觉得很不错,“现在我还念京哥(王晓京)的好,那时候也有很多公司找我,但只签老丁,就叫‘丁武与唐朝’,但四个人就太复杂,因为这个很多好的乐队都散了,好在京哥给唐朝这个机会”。

到知天命之年从头再来

“你看我身边那么多做音乐的人,跟我一起长大,现在做什么的都有,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好,很多做音乐的想法还超前于我,但是他们的主唱好多都跑了,再组织乐队可不是那么简单。那么多好的乐队都没有了,一方面是市场造成,一方面也是大浪淘沙”,丁武说,现在想起来特别怜惜:“人这一辈子可能就两次机会,三年沉浮,两次机会,在30岁到40岁之前,拿出3年的时间和精神抗衡,洗礼脱胎换骨,不是在30岁之前就是在50岁之后,就这两次机会。在沉浮之前都是懵懂时期,20多岁的毛头小子,没有信仰,只能靠一点年轻的冲劲。”唐朝出第一张专辑《梦回唐朝》时丁武30岁,而到这张《芒刺》,他也刚好过50岁,而这次他则是自己当制作人和监制,算是“知天命”之年的第一次相对完整的成品。

“做乐队难就难在必须志同道合,才一起谋事,每个人都要做出牺牲和包容,有的人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有的人是适得其反,反正我是横下一条心”,丁武说,近些年自己开始学习用电脑,学习制作和录音、混音的知识,而乐队成员也是放下包袱,各自成立工作室,大家再相互帮扶,现在的唐朝乐队成员,最年轻的吉他手陈磊,加入乐队也已经13年。到这张专辑《芒刺》,主题关涉环保、反战等概念,“25年来,我们选择做艺术摇滚没有错,通过音乐去表达对社会的看法,有些人也会说你怎么不去批评这个,你怎么不去批评那个,我就反问说为什么不去做自我批评,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很好玩儿的事情。对外在的道德变化等,试图站在比较客观的角度去表现”。丁武说,现在音乐的环境还算“一片大好”,音乐节很多,硬件的配合也很成熟,年轻人也成群体化,相对就可以把音乐的讯息传达得比较准确,“中国摇滚才短短30年,中间还经历盗版和唱片业不景气,其实西方的摇滚乐队也是这样过来,不过是他们经历了嬉皮年代。现在虽然有电视选秀这样的娱乐摇滚,算是混乱的过渡时期,但是也多了平台,像‘追梦计划’这样的传播就不错”。□本版撰文信息时报记者 丁慧峰

乐队 丁武 芒刺

上一篇: 春晚植入广告超一亿 刘谦分文未得网友呼吁抵制

下一篇: 陆川被曝已与央视女主播胡蝶结婚 系第二次婚姻


来自高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6
有时候,同样的一件事情,我们可以去安慰别人,却说服不了自己。 回复
来自六盘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6
有时候,同样的一件事情,我们可以去安慰别人,却说服不了自己。 回复

  • 来自金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6
    很多人说的恋爱只是心动,心动不算是恋爱,心定了才算恋爱了。 回复

  • 来自马鞍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6
    你的感情,是一个简单的自然指数,你要微分几次都可以,不变的,始终不变……假如你喜欢,也可以积分,不过会多出一个常数来,而那个常数等于——我爱你。 回复

来自泸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5
生活中,总是有人要误解你,误解你的话、你的所做行为。很多事我们确实无法改变、不能左右,所以,那就,好好做自己吧。 回复
来自商丘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5
你其实不是怕高,你只是怕坠落。 回复

  • 来自安达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5
    总有人长嘘,得不偿失;总有人短叹,失之交臂。人生在世,顶天立地,秉承天地之精华,是一种莫大的得。人的一生,坎坎坷坷,不如意事常八九,是一种无奈的失。 回复

  • 来自东港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5
    所谓心事,不过是不如己意,那就是我执。执著于自己描画的理想,一有落差,即生烦恼。 回复

  • 来自长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4
    叶,有叶的姿态。所谓姿态,是一种活着的态度。以什么样的姿态去活着?亦是以何种方式去诠释生命。人,是无高低贵贱之分的。然而生命,生命的质量是有等级的。 回复

  • 来自汾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4
    我们都很好,可惜时间不凑巧。 回复

热门专题